作别

更新时间:2020-08-29 14:09作者:三水老师

    秋来了,叶子褪去鲜活的颜色,轻轻的一股气流就可以让它们从那令人艳羡的枝头飘落。你看它们,各有各的坠落方式。有风的时候,它们在忽上忽下的气流中尽情舞蹈,尽情释放,好像正在开一场绚美的华尔兹舞会。没风的时候,它们的坠落又是如此平静如此悄无声息,它们与这个世界作着最后的告别,却丝毫没有感伤。每到这时,我的内心总会泛起一种莫名的感动。面对死亡,如此小小的生命却有着如此撼人心弦的魄力。我想,这或许是因为在它们身后已有过那无数个嫩绿、葱茏、生机勃勃的日子。或许在以前无数个岁月里,它们用每天最夺目的生命之绿来为死作着准备。

    秋来了,叶子褪去鲜活的颜色,轻轻的一股气流就可以让它们从那令人艳羡的枝头飘落

    史铁生说:“死是一个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是一个必将会到来的节日。”我想,他说得没错,只要你生得无憾。叶子的一生似乎都在如此阐释而此时的我或许就是那万绿丛中的一叶……人类社会的事远比叶子们的世界复杂。似乎在每一次选择去奋斗、去自强、去有所作为的时候就意味着选择了离别。离别那片沧桑、温情的土地,那些和蔼可亲、充满爱的我那可爱的亲人们。与它们作别,我不知道该用何种语言去诉说、去留恋、去感怀。家乡、亲人是活在我内心深处最弥足珍贵的东西,要将他们忘记,与他们抉别,莫过于将我的整颗心掏空,而那时的我也将不复存在。

    上一篇:路在脚下
    下一篇:我希望彼岸花开

    为您推荐

    山河夜色

    这是晨昏线从大地上掠过的时刻。云朵也随着星球流转,投下一片变幻的光影,旋即又消失不见。从向东的窗户里望出去,便只见一片片低矮的深灰色屋檐与米白色外墙,错落在偌大的湛蓝天空里。天际线似乎低得抬手就能触到,却又十分旷远,间杂着一两絮轻软的白色。行人寥寥,车声散漫,

    2020-08-29 14:40

    凛凛月影,却是深情

    每当天色暗下,月色窗前,我便想起她,我永远忘不去的老师。化学科是初三年进驻的小军团,也因为此,我们与她只相处了一年之久。如今已然毕业,当我回望这漫漫而不平的一年,她与我们朝夕相处的一年,心头多了份情感,那是份道不清的情愫……初见。已不是年轻的小姑娘,虽是小小的

    2020-08-29 14:23

    路在脚下

    普罗旺斯的晨钟,带着雄浑的声音,穿透寂静的夜空,声声敲打我的睡眠。起床,抖落一身的睡意,晨跑,在每一个凌晨,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出发。我用奔跑的脚步丈量这座城市,亲眼见证她在祖国的怀抱里茁壮成长。我跑向城市的街道。凌晨的路灯依然璀璨,把城市的大街小巷照得如同白昼

    2020-08-29 14:17

    作别

    秋来了,叶子褪去鲜活的颜色,轻轻的一股气流就可以让它们从那令人艳羡的枝头飘落。你看它们,各有各的坠落方式。有风的时候,它们在忽上忽下的气流中尽情舞蹈,尽情释放,好像正在开一场绚美的华尔兹舞会。没风的时候,它们的坠落又是如此平静如此悄无声息,它们与这个世界作着最

    2020-08-29 14:09

    目标是成功的前提

    目标是所有成就的出发点,很多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能踏出他们的第一步。没有目标,生命就失去了方向,没有目标,就没有任何人成功。只有有了目标,才能使你成就大事。只有有了目标,你的脚步才不会停歇。目标,一切梦想的起点。1950年,20多岁的郑小瑛来到当

    2020-08-29 14:0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