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脚下

更新时间:2020-08-29 14:17作者:才子老师

    普罗旺斯的晨钟,带着雄浑的声音,穿透寂静的夜空,声声敲打我的睡眠。起床,抖落一身的睡意,晨跑,在每一个凌晨,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出发。

    我用奔跑的脚步丈量这座城市,亲眼见证她在祖国的怀抱里茁壮成长。

    我跑向城市的街道。凌晨的路灯依然璀璨,把城市的大街小巷照得如同白昼。顺着汉津大道奔跑,一棵棵丰满翠绿的桂花树,亭亭玉立在西荆河畔,一朵朵金黄色的桂花缀满枝头,路灯下,有晶莹的露珠在花瓣闪动。经过夜的沉淀,露珠的洗礼,凌晨的桂花更加芬芳馥郁,空气中飘荡着花的馨香,充盈肺腑。路边,一个清洁女工正挥舞着手中的扫把紧张忙碌着。她那一头长长的秀发,在风中轻舞飞扬;一身桔红色的工作服,如铿锵玫瑰在路灯下绽放;手中的扫把,如风摆杨柳,在马路上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在她的身后,汉津大道洁净如新。

    穿过钢筋水泥筑起的城市丛林,出城,到了新湖村

    有时,我跑向北环,玩一场从城市到乡村的穿越。穿过钢筋水泥筑起的城市丛林,出城,到了新湖村。新湖,以前隶属高阳镇,随着城区的不断拓展,现在划归滨江新区。这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新修的北环,从荷花大道向北延伸,在龙湖湾拐个弯,经普罗旺斯直通荆潜公路,带动着城区不断向北拓展。北环以北,是田野,村庄,鸡鸣犬吠,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春华秋实,季节更替,秋色尽染的新湖,渐次展现出金秋的磅礴气势,天地万物,都在用浓墨重彩为金秋描绘着丰收的色彩。田野里,稻子黄了,金灿灿的稻谷即将装满农民的粮仓;芝麻地里,芝麻熟了,清香的麻油即将香飘农民的餐桌;橘园里,橘子红了,果农的笑容把满脸的沟壑舒展。北环以南,是高楼大厦,是马路街道,鳞次栉比,纵横交错,描绘着城市发展的宏伟蓝图。

    有时,我跑向西环。西环,北抵荆潜公路,南达汉宜公路,西傍枣潜高速,穿越五洋公路,连接高阳镇、官垱镇、经济技术开发区、滨江新区,全长十五公里,双向六车道,中间有隔离带,两边有绿化带,刚刚刷黑的沥青路面宽敞笔直,纤尘不染。如果把散落在西环沿线的垢冢村、枣林村、工业六路、宋湾村、高桥村比作一颗颗珍珠,那么西环就是穿起这串珍珠的金丝线。跑在西环,时代的变迁让我目不暇接,当幽深静谧的农家小院,遇上高大气派的现代化工厂,当农家小院的袅袅炊烟,遇上现代化工厂的热火朝天,当千年不衰的油菜花,遇上高科技的工业产品,农业与工业,乡村与城市,宁静与喧嚣,联袂演绎一部城市飞速发展的恢宏大剧。

    下一篇:作别

    为您推荐

    山河夜色

    这是晨昏线从大地上掠过的时刻。云朵也随着星球流转,投下一片变幻的光影,旋即又消失不见。从向东的窗户里望出去,便只见一片片低矮的深灰色屋檐与米白色外墙,错落在偌大的湛蓝天空里。天际线似乎低得抬手就能触到,却又十分旷远,间杂着一两絮轻软的白色。行人寥寥,车声散漫,

    2020-08-29 14:40

    凛凛月影,却是深情

    每当天色暗下,月色窗前,我便想起她,我永远忘不去的老师。化学科是初三年进驻的小军团,也因为此,我们与她只相处了一年之久。如今已然毕业,当我回望这漫漫而不平的一年,她与我们朝夕相处的一年,心头多了份情感,那是份道不清的情愫……初见。已不是年轻的小姑娘,虽是小小的

    2020-08-29 14:23

    路在脚下

    普罗旺斯的晨钟,带着雄浑的声音,穿透寂静的夜空,声声敲打我的睡眠。起床,抖落一身的睡意,晨跑,在每一个凌晨,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出发。我用奔跑的脚步丈量这座城市,亲眼见证她在祖国的怀抱里茁壮成长。我跑向城市的街道。凌晨的路灯依然璀璨,把城市的大街小巷照得如同白昼

    2020-08-29 14:17

    作别

    秋来了,叶子褪去鲜活的颜色,轻轻的一股气流就可以让它们从那令人艳羡的枝头飘落。你看它们,各有各的坠落方式。有风的时候,它们在忽上忽下的气流中尽情舞蹈,尽情释放,好像正在开一场绚美的华尔兹舞会。没风的时候,它们的坠落又是如此平静如此悄无声息,它们与这个世界作着最

    2020-08-29 14:09

    目标是成功的前提

    目标是所有成就的出发点,很多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能踏出他们的第一步。没有目标,生命就失去了方向,没有目标,就没有任何人成功。只有有了目标,才能使你成就大事。只有有了目标,你的脚步才不会停歇。目标,一切梦想的起点。1950年,20多岁的郑小瑛来到当

    2020-08-29 14:03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