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领风骚

更新时间:2020-08-29 13:25作者:王新老师

    河边的他,手持一根钓竿,悠闲的坐在草苔上,口中还念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身旁久立的二人终于等不了了,上前一步说:“庄先生,大王请你入朝为相”。他充耳不闻,只留下一句“金丝笼虽好,倒不如野外自由”的话后,他俯掌大笑,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那两个人在风中凌立。我心头一怔,回到现实,映入眼帘的是那副画,不知不觉竟想了这么多,却也再次陷入沉思,谓然叹曰:“庄子乃独立不羁之人也”!

    你看这白眼孤鸟、怪石独立、残荷无力、冷气袭人,却又笔墨粗犷、画面豪放的独特之处

    或许在这方面,不光文人可以有‘独钓寒江雪’的情怀,文人作品在与前人作品的摩擦中也可以处于‘一枝独秀’的地位。在这方面,朱耷算是一个典例吧。明亡后的朱耷吸取徐渭、陈淳等人的写意花鸟的技法,但画风更加狂放不羁,继而他又受到董其昌的影响,却不受拘束,成为后起之秀突破了董其昌的蕃篱,前人强调画作循序渐进,而朱耷一改往常,独自创作,达到了其画作的巅峰。清朝张庚称:“八大山人,有奇才,隐于书画,不甚解。”你看这白眼孤鸟、怪石独立、残荷无力、冷气袭人,却又笔墨粗犷、画面豪放的独特之处,也许正是朱耷作品对后世起到独领风骚的奇点吧。

    为您推荐

    山河夜色

    这是晨昏线从大地上掠过的时刻。云朵也随着星球流转,投下一片变幻的光影,旋即又消失不见。从向东的窗户里望出去,便只见一片片低矮的深灰色屋檐与米白色外墙,错落在偌大的湛蓝天空里。天际线似乎低得抬手就能触到,却又十分旷远,间杂着一两絮轻软的白色。行人寥寥,车声散漫,

    2020-08-29 14:40

    凛凛月影,却是深情

    每当天色暗下,月色窗前,我便想起她,我永远忘不去的老师。化学科是初三年进驻的小军团,也因为此,我们与她只相处了一年之久。如今已然毕业,当我回望这漫漫而不平的一年,她与我们朝夕相处的一年,心头多了份情感,那是份道不清的情愫……初见。已不是年轻的小姑娘,虽是小小的

    2020-08-29 14:23

    路在脚下

    普罗旺斯的晨钟,带着雄浑的声音,穿透寂静的夜空,声声敲打我的睡眠。起床,抖落一身的睡意,晨跑,在每一个凌晨,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出发。我用奔跑的脚步丈量这座城市,亲眼见证她在祖国的怀抱里茁壮成长。我跑向城市的街道。凌晨的路灯依然璀璨,把城市的大街小巷照得如同白昼

    2020-08-29 14:17

    作别

    秋来了,叶子褪去鲜活的颜色,轻轻的一股气流就可以让它们从那令人艳羡的枝头飘落。你看它们,各有各的坠落方式。有风的时候,它们在忽上忽下的气流中尽情舞蹈,尽情释放,好像正在开一场绚美的华尔兹舞会。没风的时候,它们的坠落又是如此平静如此悄无声息,它们与这个世界作着最

    2020-08-29 14:09

    目标是成功的前提

    目标是所有成就的出发点,很多人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能踏出他们的第一步。没有目标,生命就失去了方向,没有目标,就没有任何人成功。只有有了目标,才能使你成就大事。只有有了目标,你的脚步才不会停歇。目标,一切梦想的起点。1950年,20多岁的郑小瑛来到当

    2020-08-29 14:03

    加载中...